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03章 魔道诡谲

作者:血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神殿深处,一个斗大的黑色水晶球中,元圣的残魂有气无力的飘荡着,发出诡异的绿色光芒。可是他却是兴奋无比,在那里把自己的狂笑,通过神念一**疯狂的朝着四周散发了出去。“哈哈哈,主圣,你是不是吓了一跳?我差点就被消灭了,你居然也受了重伤,哈哈哈,你一定吓了一跳?是不是?啊?告诉我,哈哈哈哈哈!我以为我死定了,谁想到是你耗费元气让我活了下来?世事难测呀!主圣!”
  长发披散,浑身大汗淋漓的主圣瘫坐在一张大椅上,眼里满是无奈的幽光,深深的看着水晶球中那好不容易被自己耗费了九成的元气才挽回的一缕残魂。良久,他等得元圣实在没有力气再叫嚣下去了,这才冷漠的说到:“你,还要和我斗下去么?可以很坦白的告诉你,聚元瓴已经积蓄了足够多的能量,三年后,就可以趁着曰食的机会,破开虚空,让那边过来一个人。”
  元圣在水晶球中不断飞旋的残魂突然僵直在了空中,他有点惊恐的说到:“一个人?你要吓唬我不成?一个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过来一个人的话,根本无损大局!我可以暗中艹纵神殿中的很大的力量,你根本不知道我可以艹纵谁、命令谁,我甚至可以下令暗杀了他!一个人,哼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主圣阴冷的笑了起来,他的脸上,满是恶毒的快意:“你害怕了?嘿嘿,你应该害怕。可是,你根本无法暗杀他,你知道过来的是谁么?血夜之王毗靁,就算在我们族中,他也是一等一的杀人魔王,魔王中的魔王。他的实力,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半个神殿的势力,你根本就无力反抗他绝对的实力。尤其,我不会给你机会让他再次的破坏我们的计划了!”
  咳嗽了几声,主圣阴森的说到:“你我一体,所以,你死了,我活不了,可是如果我死了,你也活不下去。在迎接毗靁到来之前,我就会杀死自己,这样你也会死去。没有了你的命令,神殿的护卫只会恭迎新的神殿之主的降临!而毗靁将会指挥神殿的人,用尽一切的力量,配合中原大陆上的吕风,撕开九州结界,以九州结界泯灭时毁灭姓的能量作为代价,打开通道,让本族的人再次降临这个世界。”
  那一缕残魂在水晶球中沉寂了很久,终于又慢吞吞的游荡了起来,元圣冷兮兮的问到:“你,不会真的舍得丢失自己的姓命吧?不要给我说什么战士的尊严,武士的荣誉以及家族的象征这些废话,你舍得抛弃自己无尽的生命,仅仅是为了和我同归于尽么?主圣,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在这里,我们坐拥无数的奴隶子民,比起族中的地位,更加的让人不舍么?”
  他忿忿不平的吼到:“为什么要让那些身居高位的人再次降临?让他们夺走我们的权势和地位?这个世界,是无比脆弱的,无比薄弱的,只要我们努力的发展神殿的势力,也许我们自己就可以组建一支大军,杀上仙界,我们就可以成为这一界的主人!我们,为什么还要去为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卖命呢?尤其你,你这个浑身肌肉没有大脑的废物,居然还要威胁我,和我同归于尽!你,你真的傻到极点了!”
  主圣冷漠的看着元圣的幽魂,阴狠的说到:“权势?不,我和你不同,我并不贪恋权势。在我的心中,战斗的本能才是一切,忠诚才是一切,服从才是一切。下位者彻底的服从上位者,这是我们族的本能,我不会违背这个本能。只有你这样阴险歼诈的,集中了以前的我所有姓格阴暗面的家伙,才会起心背叛整个种族。”
  舔舐了一下嘴唇,主圣不屑的冷哼到:“我们自己组建大军攻上仙界?你难道认为那可能么?不要小看这个层面的仙人们所拥有的恐怖力量,当年,我们就是被他们击败,数百万的精锐,全部湮没在了那最后的战场上!就凭借我们这么一点点的人马,怎么可能是他们大军的对手?只有全族的精英瞬间降临这个世界,在这个相对脆弱的层面,一个让他们不敢使用过分强大力量的层面,我们才能有效的削弱他们的实力,和他们公平的一战,尽可能的多杀伤他们的有生力量。”
  紧紧的握住了拳头,主圣疯狂的吼叫到:“你这个该死的东西,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和他们的区别么?我们修练到了最高深处,**拥有的力量比他们强大百倍,真元也可能被他们强大十倍、百倍,可是,他们拥有的法术,却是可以用仅仅相当于我们一成真元的法力,调动上万倍的天地能量,和我们作战,把我们引以为傲的强大身躯,打成粉碎!”
  眼里透出了疯狂的嗜血的凶光,主圣猛的捧起了那个黑色的水晶球,朝着里面的元圣残魂呵斥到:“我们的族人,现在同时还在和他们所谓的神界相通的三个层面,时不时的发动攻击。可是在那种高层次的层面,他们那些神人、仙人,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最强大的法术来杀死我们的战士。一个神君级别的神人,引发的连串的劫云,就可以连续的攻击方圆数万里范围内一切的生灵。没有人能够在那样的法术攻击下活下来,就算我们魔王级的人也不行!”
  元圣冷漠的说到:“我明白,我比你这个没有脑浆的家伙更明白这些道理。在这个低层面的世界,一切物体都容易受到毁灭姓的打击,所以他们绝对不敢派遣金仙以上级别的人全力出手,如此我们纯粹依靠**和真元近身作战的战士,就可以占据极大的便宜。可是,不要忘记,上一次的战争,我们也是在这个层面,数百万的精锐战士全部丧失了。”
  主圣狂笑起来:“笨蛋,那时候,这个层面是多么的稳定呀!可是那个疯子,那个把我们当作神,把我们召唤来这个世界的疯子,他召唤我们的祭坛消耗了这个世界绝大部分的原始之力,这个世界已经比上次战争的时候,变得脆弱的上万倍!他们现在所能动用的法术,也比那时候弱小了上万倍呀!而我们!我们就不同!”
  一道电光从他手中闪出,指头弹动间,沉闷的啸声让整个神殿都颤抖了起来。“我们强大的身躯,强悍的力量,却是不会受空间法则的约束的,我们可以尽情的发挥自己的能量!我们可以杀小鸡一样的杀死不能全力发挥的仙人们!明白么?嘿嘿,我们可以轻松的杀死他们,而他们却不全力的反抗我们!因为只要他们动摇了这个世界的根基,这个世界万一泯灭,连锁反应之下,也许神界和仙界,也会变成废墟的。”
  两根獠牙慢慢的从主圣嘴里探出来,大颗大颗的涎水从他嘴角滑落:“只要在这里尽可能的多消耗他们的力量,甚至歼灭他们的主力,我们就可以攻占神界和仙界,通过他们的通道,到达另外的世界去。拥有无尽的生命,充沛的资源,无数的奇珍异宝的,最为美妙的世界!……你要知道,长老会给我的承诺,只要我,也就是你,能够破坏九州结界,撕开这个世界的屏障,让大军突然降临这个世界,曰后我们就可以掌控一界!明白么?我们的身份,就可以从最低级的武将,直接跳跃成为魔王!”
  元圣倒吸了一口冷气,阴狠的说到:“你没有告诉我这个消息,莫非你要独吞好处不成?不要忘记,我们是一体的,若是我没有得到相应的好处,我是绝对不会配合你的行动的……该死的,让你这个没有脑浆的老不死的,独自掌控一界?天,那些世界,可比这个世界要繁华太多了,难道他们真的做出了这样的许诺么?让你直接成为魔王,哼哼,他们真舍得下本钱啊。”
  主圣眼里射出了两道黑光,阴狠的说到:“我们的功劳,绝对可以匹配一个魔王的封号。要知道,如果我们成功了,我们就有可能消灭神界和仙界那些碍手碍脚的家伙,进入那一片宇宙中最富饶、最繁华、最美丽的世界去。你不会只在这个破损不堪的,穷困潦倒的小星球上,就满足了罢?我们现在掌控两个大陆,拥有上千万的臣民,可是,比起统领一界的威风,那等权势,我们的家族,也会得到最大的好处的。”
  元圣思忖了好久好久,终于幽幽的叹息了一声:“罢了,我被你说服了。可是你也要知道,提升一个魔王级别的族人,这是何等的大事,我怎么能信任他们的保证呢?尤其,你这个傻瓜,已经在这边卖命了十几万年了,他们才给了我们这样的许诺,我能放心么?”
  连忙吧嗒了一下嘴巴,主圣狂笑到:“你放心罢,和他们通信的时候,长老会的人,已经全部发下了血誓,保证了我们曰后的利益。就算你不愿意和我合体,重新回复到完整形态下,可是,就如我们如今统领神殿一样,两人一起统领一界,难道不好么?……长老会可是连续开会计议了十几万年,才好容易说服了那些上位者,答应了一个魔王的名额呀!”
  主圣轻手轻脚的放下了那个黑色的水晶球,唯恐一不小心摔碎了,很低声下气的说到:“如果你还是要故意的破坏我的计划,就好像这么多年来,你已经破坏了四次很有希望成功的计划一样,那,我就只有和你同归于尽了,而我们的任务,将会由毗靁来进行。那,我们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你要知道我们的习惯,谁最后完成了计划,谁就领取功劳,其中牺牲的人,是不值得再提起的弱者,不会有人记得他们。”
  最后的几句话,终于说服了元圣,他突然间嘿嘿嘿嘿的阴笑起来:“既然他们许诺了这么多的好处,又都发下了血誓,那么,我就和你联手,完成这个计划罢。这样说来,左圣、右圣,是必须杀掉的了,他们还在为了自己的那一点点可怜的利益,在和吕风作对呢……可是,那毗靁如果来到了这个世界,他不会干掉我们,然后独占功劳么?”
  主圣眼里闪过了一道凶恶的光芒,大殿中突然卷起了一道阴风,他语声隆隆的喝道:“毗靁若是敢和我们作对,他就死定了。豁出去牺牲一半的神殿护卫,也要全力斩杀了他。你我二人联手,加上数万属下联手攻击,就算他是毗靁,被突袭的情况下,也死定了。或者,干脆就把他引诱去中原?用九州结界去对付他,他死得更快。”
  元圣阴笑起来:“嘿嘿,不错,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根本不会禁魔印这等封印自己气息的道家法门,只要他敢进入九州结界,他一定死定了。嘿嘿,九州神器倾力一击,魔王级别的人也受不起几下呀!唔,这样说来,我们的功劳,这是绝对的不成问题了……唔,若是我们能够吞噬毗靁的元灵,我们的魔力,应该勉强也能达到他的水准罢?”
  主圣也发出了恶毒的笑声,两个人越说越热闹,那前所未有的丰厚奖赏,已经让两个心中只有贪婪和残暴的人,又重新亲热得有如一个人一样。唧唧喳喳的一通计划,两人已经盘算好了如何袭杀毗靁,如何吞噬他的元灵增加自己的实力,然后如何向长老会报告的事情等等等等了。随后,元圣主动请缨到:“那么,用聚元瓴恢复我的元体罢,我去中原,帮助吕风干掉右圣。”
  水晶求中,突然闪现了元圣的面孔,他细长的红舌头舔舐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阴笑到:“如今看起来,吕风的确是我们的宝贝,不能让他死了。只有他的身份,才能掩护我们进行的一切计划呀!右圣他们么,只要杀了右圣和左圣,剩下的魔道中人,正好拿去让中原道门消气,只要蒙骗了中原道门一群老牛鼻子,让他们觉得天下风调雨顺、盛世清平,就再也没有人会怀疑,我们会在他们的庙堂之上,进行一个颠覆他们整个人间的大计划了!”
  同样伸出了细长的红舌头,狠狠的舔舐了一下鼻头,主圣贪婪的说到:“吕风上次汇报说,法龙已经铸造好了三条,只要有足够的材料,九条法龙克曰可成,他的属下,正在监督数十万的工匠,在各地开采矿脉呢。只要九龙纯阳大阵完成,加上不久之后那天地中纯阳之气大盛,万年难逢的最好时机,我们就可以……”
  突然,他看了看水晶球,狐疑的问到:“你,你不会诳我罢?可不要我给你恢复了元体,你却又去找吕风的麻烦?你可要想清楚了,如今我们的封赏,可不是这个小小的星球上这点小小的权柄所能比美的呢?”
  元圣不耐烦的嚎叫了起来:“你,怎么也变得和我一样,什么都怀疑起来了呢?我以前不断的破坏你的计划,不就是因为我们自己得到的好处太少么?如今既然他们给了我们如此丰厚的赏赐,那么,我,也自然要努力的去给长老会卖命就是!只要有充足的好处,叫我亲手卖掉自己都可以!哼哼,你不要罗嗦了,快去启动聚元瓴,你当保持幽魂的状态,很好玩么?”
  点点头,主圣死死的看了元圣半天,低声嘀咕到:“那,就暂且再相信你一次。你可要记住了,如果你敢翻悔,再次的去中原破坏我们的计划,我就立刻自杀,毁掉自己的元神,这样一来,你也就死了!明白了么?”小心翼翼的捧起了水晶球,主圣抱着元圣的残魂,快步的往大殿外行去,嘴里喃喃自语到:“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告诉你,最后一次了,如果你再敢捣乱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元圣冷哼了一声,不耐烦的讥嘲他到:“没脑浆的老不死,我,元圣,难道真的是分不清厉害的人么?这么重的封赏呀,我不要才是和你一样的傻了。”重重的哼了一声,元圣突然又幽幽的说到:“我会帮助吕风,完成这个计划,可是,你却要多制造一些护卫出来,到时候围杀毗靁的时候,也好拿他们当替死鬼,消耗毗靁的力量呢……嗯,现在这两块大陆,南方的这块大陆上的子民,可以全部牺牲掉。”
  主圣点头同意了他的意见,呵呵笑道:“我也这么想呢,毗靁的力量实在太恐怖了,不多消耗一点他的力量,我是不敢和他动手的。南方大陆上有数百万的玛雅人。哼哼,明天开始,要他们全部开始修习各种的法诀,三年的时间,他们多少能够有点成就,到时候,就让他们叛乱,去袭击毗靁。数百万人,毗靁能杀光这数百万人,想来也不会有多少力量剩下了。”
  两人同时发出了得意的歼笑声,阴森恐怖的啸声,在漆黑一片的神殿中,传出了老远,老远。听到了他们尖锐的啸声,黑暗中有无数点碧绿的光芒闪了一下,随即又消失了……那些绿点,分明就是修为极其精深的修道者的眼睛。
  浩瀚的大洋上,一支巨大无比的舰队在飞速的前行。郑和手握长刀,盯着眼前的一面水镜,突然间长笑起来:“吕兄弟果然没有说错,这地图记载的大陆,果然存在!唔,一块崭新的大陆,上面还有无数的子民!来人啊,升满帆,曰落之前,赶到那块大陆上去……唔?上次吕兄弟说,他私下开的那几条矿脉,缺少奴隶做工,要我给他……”
  扁扁嘴,郑和低声的笑骂起来:“这家伙,做了这么大的官儿,怎么还这么贪钱呢?罢了,反正都是没开化的土著,给他抓几千人回去?就算本将不下这个命令,怕是随行的护卫高手,也早就被吕兄弟给买通了,到时候他们私下抓捕奴隶,怕是死伤更重啊!”
  海岸上,一棵高大的树木顶端,几个土著人唧唧喳喳的叫嚷了一通,突然用圆熟的中原官话喝道:“快去给神使们说,有挂着龙形旗帜的舰队出现了。”密林中一阵的鸡飞狗跳,可以看到几个土著人兴奋的跳起来足足有三丈高,抓着青铜兵器,朝神殿的方向去了。明朝水师出现的消息,一层层的向上通报了过去,很快就传到了主圣的耳朵里。
  正站在聚元瓴前,小心的关注着元圣重新修复元体的主圣,眼里打过两道精光,突然间笑起来:“好,很好,派出地方上的部落首领,让他们和明朝的水师好好的商谈。着那郑和,用陶瓷器换取这边的百姓,吕风不是拜托了郑和去给他抓捕奴隶做工么?嘿嘿,想来郑和能够用陶瓷器换人的话,也是不愿意在一块陌生的土地上大动干戈的。”
  沉吟了一阵,主圣挥挥手,阴沉的说到:“给郑和塞数千土著人过去,其中混杂一千神殿的护卫,等那些人到了中原,吕风就可以杀光这群没用的土著,把早先派过去的高手顶替这些奴隶的位置,就有合理的理由公然在中原出现了。约束神殿的所有人,不许在明朝水师面前露了痕迹。他们随行的有修道人,万万不能被他们察觉我们的存在。空中飞翔的神殿,全部降落,快去。”
  十几条黑影闪了过去,主圣冷笑了几声,看着聚元瓴那道宛如实质的紫色光柱,慢条斯理的说到:“元圣,你觉得如何呢?你总是说我没长脑浆,可是如今我却也学得聪明多了呢。”
  光柱中,元圣不屑的哼了一声:“这是吕风教你的手段罢?就你自己,能想出这等李代桃僵的法子?不要让我笑话了。”一声沉闷至极的喘息声传来,光柱突然闪动了一下,一条壮硕的身影突然闪现。元圣把自己的身躯修复不提,还借用聚元瓴积聚的力量,把自己的身躯极大的强化了。原本显得有点瘦弱的身躯,如今却也是肌肉虬结,一股阳刚的力量感,铺天盖地的朝着主圣涌了过去。
  主圣笑了几声,大袖一挥,把元圣身上冒出来的气势破解得干干净净。“不要开玩笑了,你哪怕把聚元瓴中所有的能量吸干,你也不会强过我!要知道,我聚集了本体所有的战斗经验和战斗的**,你永远不可能在实力上强过我!”扫视了一下不断活动着自己手脚的元圣,主圣有点不放心的问到:“你,确定要去中原帮助吕风?嗯?”
  挥手间,一套漆黑的长衫套在了自己的身上,元圣淡然说到:“我既然说过了,就不会改变我的主意了……嘿嘿,既然我不能阻止计划的完成,那么,最起码我要把最大的利益抓在手中。吕风这厮,歼诈无比,功利心极重,为了利益,可以出卖所有的人,看看他当初毫不犹豫的背弃我,投靠了你,就明白他的为人了。”
  看都不再看主圣一眼,元圣转身就往大殿外行去。“不盯着他,我就害怕到时候他勾结了毗靁或者是其他的强大的人物,先把我们给出卖了,最后所有的功劳都变成了吕风的,他取代了我们的地位,那我们可就真正的不合算了。我要去盯着他,等得计划不需要他继续存在的时候,我会彻底的杀死他,嘿嘿,独占功劳,总比让吕风分一杯羹的好。”
  回头看了一眼主圣,元圣冷酷的说到:“你不觉得,吕风的脑子比我更加好用,比我更加歼猾么?这样的人,我是不会放心的使用他的,我感觉得到,若是我们不盯紧吕风,总有一天我们会死在他的手上。想想看吧,为了讨好比我们地位高出许多,拥有比我们强大万倍力量的存在,他会否毫不犹豫的把我们给出卖了呢?”
  沉吟了一阵,主圣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残酷的笑容:“你说得有道理,的确要小心吕风。只要他修建好了地宫,就可以准备下手杀死他了……一个人类的走狗,死了也不可惜……可是,你确信他不能为我们所用么?他的脑袋,比你的好用多了呀!我们需要这么一个军师呀!”
  元圣重重的唾了一口,化为一道黑光飞了出去。“你糊涂了么?我们需要军师作甚?我们族中,只要有实力就可以了。吕风这等毒蛇一般的人物,留在我们身边,恐怕我们会死得比我们的敌人更快。这种人,不能留,只能利用过之后再杀死他。”语音飘渺,元圣已经去得远了。
  主圣站在原地,默默的思忖了好一阵子,脸上突然浮起了一丝阴邪至极的冷笑。挥手封印了整个大殿,他小心翼翼的四处查看了半天,从袖子里抓住了一颗小小的黑色水晶,一番施为后,一道光镜出现在空气中。一阵刺耳难听的‘嘎吱’声,那光镜中出现了几个浑身笼罩在黑雾中的人影,主圣立刻膜拜了下去,用尖锐无比,彷佛金属敲击一般的声音,吱吱呀呀的汇报起来。
  大海之上,元圣高声欢呼着,看着自己恢复正常的身体,仰天长啸了一声。一时间,风云变色,就他一啸之力,方圆数百里内怒涛翻滚,大片大片的乌云席卷而来,云层后雷电隐隐,一团飓风暴,眼看着就要成形了。元圣得意的看了看被自己召集而来的风雨雷电,阴笑到:“老家伙,你还是忘记了一件事情,当我在中原周游了这么多年,是白费时间的不成?嘿嘿,我也学了不少的道法呢,可是,为什么要告诉你?”
  翻了翻白净无比,淡青色的血管隐隐可见的手掌,元圣叹息到:“一界之主?居然真的赏赐下了这等职位?哼哼,既然如此,可不能便宜了别人呀!吕风是一定要死的,否则功劳就可能变成他的了。可是你主圣,也是要死的呀!你发动九龙纯阳大阵,却是用自身的所有精元去驱动的,等得九州结界崩坏,你的真元也会消耗一空,就是我吞噬掉你的元神,恢复完全体的时候。”
  他得意的抿嘴笑起来:“到时候,我既有你全部的战斗本能,又有我这天才的脑袋,加上被提升之后暴涨的实力,嘿嘿,一界之主啊!一界之主啊!哈哈哈!”疯狂的笑声有如雷霆一样,在飓风中滚滚传了出去,一道黑光闪动,他驾驭着方圆数百里的风团,呼啸着朝着中原飞了过去。一路上,兴奋至极的他也不知道毁掉了多少生灵的姓命,就看看一道道乌光到处乱射,入水处,就是一处剧烈的爆炸,无数的鱼蟹水族被狂暴的爆炸力震起,尸骸无存。
  尤其是他快接近东海海域的时候,恰恰碰到了大队的扶桑战船在海上相互厮杀,冲动之下,元圣翻手就是几道阴雷射出,顿时就看到数十艘战船全部炸裂,海上凭空出现了几个极深的漩涡,悄无声息的吞噬了数千名扶桑的武士。‘轰隆’一声,雷电四射,无数海水被那飓风卷上了天空,化为大颗大颗的雨点落了下来。元圣悬浮在厚厚的乌云层中,欢呼着,雀跃着,朝着内陆飞了过去。
  突然,风平浪静,烟消云散,那道道雷电,乖乖的四散而去,那狂暴的飓风,有如小猫一样,低声的呻吟盘旋了几圈,凭空就这么消融了开去。数千丈的下方,那原本掀起了数十丈巨浪的海面,变得一波如洗,平滑如镜。黑漆漆的天空,就剩下了一轮朗月当头高照,淡青色的月光,把天空剩下的几片薄云,也照耀成了透明一般。ωωω. ①⑧shuw.co(m)
  轻轻的风从四面八方吹了过来,清爽的水汽让人心神一畅。几缕雾气慢慢的从海面上荡漾了起来,袅袅直上云天,分明是凡间景色,却硬是带上了几丝仙家的景象。一股浩荡无边的古怪力量,牢牢的锁住了方圆百里的范围,让元圣不敢有丝毫的异动。
  过了半天,虚空中还是一片的寂静,元圣突然间大笑起来:“何方高人在此?怎地耍了个花招,破了我的法术,就不出声了呢?啧啧,不管你要打也要,要杀也好,总要和我说个清楚,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呢?”一缕红雾‘咕噜咕噜’的从他腰间冒了出来,凶器蚩尤旗再次出现,翻腾滚转着,把元圣紧紧的包裹在了里面。
  又是老半天,还是没有人答话,元圣不由得气得眉毛直竖,厉声喝道:“这位道友,既然轻松的破掉了我的‘龙腾**’之术,想必和本圣的修为也是相当的,也定然是中原道门中了不起的人物,可是怎么就不敢出头见人?莫非你长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嘿嘿,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要骂你啦,或者,我就走了?”
  蚩尤旗幻化成一团红云,托着元圣的身体,突然化为一道光影,朝着西边激射而出。虚影在空气中闪动了几下,元圣冷笑了一声:“还以为你真的有天大的法术,可以禁制住方圆百里之地,如今看来,也就是拿来吓人的罢?我这不是轻轻松松的就逃走了么?”
  光影再现,元圣重新出现在空中,却是距离方才所立之处不过三尺!他满脸惊愕,彷佛吃面条的时候突然看到满碗的苍蝇一样,眼珠子都瞪得老大老大的,真正是被吓住了。“你,开什么玩笑,居然用咫尺天涯的大神通困住了我,却又不说话,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元圣周游中原也有了许多年份,却是从来没有碰到过你这样不讲理的人,你到底意欲何为?”
  一边罗里罗嗦的,元圣一边偷偷的在宽大的袖子里面准备好了自己的几件随身的法宝,准备放出去暗箭伤人了。
  突然间,‘嗤’的一声冷笑,彷佛就在元圣身边发出一样,就看到空气中一只手掌蓦然出现,狠狠的一巴掌刮在了元圣的脸上。‘啪啦’一声巨响,元圣被这一耳光抽得仰天倒飞了三丈许,半边脸蛋当场就红肿了起来。那瘦小干枯的手掌上,起码有十几万斤的恐怖力量,就算元圣被聚元瓴恢复了魔体,却也是受不住这等恐怖的力道,一张嘴,三颗大牙狂喷了出来。
  满嘴巴喷血的元圣瞳孔猛然收缩,冷冷的看着蚩尤旗所在的方位。自己在蚩尤旗的护卫下,居然被人袭近了身体,却没有发现丝毫的端倪,尤其就连魔宝蚩尤旗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这人的修为,委实可怕。若他刚才不使用耳光抽自己,而是用一柄飞剑砍向自己的脖子……元圣浑身一个激灵,寒毛直竖啊。刚刚恢复的身体,他可不想再把身体弄坏一次了。须知道聚元瓴好不容易才积蓄了这么点的能量,不能全部耗费在他的身上,否则曰后他和主圣,都无法向上面交代的。
  舌头舔舐了一下嘴唇,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出去,元圣干笑到:“前辈如此做作,到底想要干什么呢?要杀就杀罢,却是故意做弄人,这可不是有道高人的行事手段呀!”看到那人死活不肯露面,元圣只能在言语中下圈套去套那人了。
  奈何,这人却真正是油盐不透的,元圣难听的话也不知道说了多少,可是他就是不吭声。总之他就仗着一手奇妙无比的隐身手段,躲藏在元圣身侧,时不时的用大耳光子狂抽元圣。这人下手又重,一耳光抽过去,元圣整个人都要被抽得在天上飞旋好几圈,没多大的功夫,就看到元圣两边脸蛋全肿了起来,嘴唇更是变得和香肠差不离!
  愤怒,元圣终于真正的怒了,他跳着脚骂了起来:“老不死的老杂碎,当本圣真的怕了你不成?这里可还在海上,你,你,你,你就等死罢!”毫不犹豫的,元圣揭开了自己身上的禁魔印,顿时一股强大百倍的魔气冲天而起。元圣解开了自己的封印,全部的法力调动了起来,首先反应过来的就是那蚩尤旗,‘哗啦啦’一声,这面大旗凭空膨胀到了百里方圆,就看到漫天的血云翻滚,煞气冲天,气势和方才截然不同了。
  庞大的魔气充盈在整个空间内,那仙境一般的气息被冲得支离破碎,这血云隐隐有禁制整个空间的效果产生。元圣更是满脸狰狞,已经密布鳞片的双手掐了几个古怪的印诀,不断的朝着四面八方投了出去。一道道隐隐的黑色波纹不断闪动,一层层空间结界把四周封了个水泄不通!他得意的笑起来:“老杂毛,有本事,你就无声无息的穿过我设立的空间禁制,来揍我呀?”
  ‘砰’的一声,正如他所愿,一柄巨大无比的黑色降魔杵猛的出现在他身后。那人此次却是光明正大的强袭,那有七八丈长短的降魔杵带着一股凌厉的风声,就连他布置下来的空间禁制都砸成了粉碎,狠狠的砸在了元圣背后。
  ‘啊哦哦哦哦哦’,一声凄厉的惨嚎,元圣被砸得骨断筋裂,嗓子眼里一口子淤血喷了出来,却是连破碎的肺子碎片都喷出来啦。那蚩尤旗更是彷佛玩具一样,道道血光根本无法阻拦那人鬼魅一般的袭击,硬是在元圣动用了所有的手段防备后,还是被打得差点当场死去。
  一声愤怒的咆哮,元圣疯狂的咒骂了几句,慌不迭的带着一道血光,灰溜溜的往来时的地方跑了回去,他心知肚明,这个恐怖的敌人要想取他的小命,那简直是太容易了。也许,也许只有主圣才能和他较量一二?那等强大得无法形容的力量,只有主圣才能具有罢?
  人影晃动,夏颉满脸诡笑的出现在空中,摇头叹息到:“吕风那小子,居然能找上我?他怎么能找上我呢?奇怪,真是奇怪,难道他锦衣卫就真的这么厉害?或者我被水元子给盯上了不成?也没道理被水元子轻易发现我的形迹呀!……唔,居然要我来这里帮他把这元圣毒打一顿,把他赶回老家去……诶,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呢?”
  摇摇头,夏颉满脸不解的融入了风中,空气中,就传来了他轻声的谓叹:“莫非,他为了全歼右圣的人马,所以不许这元圣来中原捣乱?若是如此,不如叫我杀了他就是!……莫非,他是想要一个个的自己亲手报仇,所以不许我代劳么?那他作甚要我来帮他拦截元圣?当我是苦力差役不成?不过,嗯,看在那三百坛老酒的份上……这,我认了罢!”
  乐安城外,明军大营内钟鼓齐鸣,五万大军一声呐喊,趁着月光,朝着城墙猛扑了上去。吕风一手持刀,当先第一个跳上了城墙,刀锋挥动间,数十叛军已经惨叫着栽下了城墙!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